满族高考加分。

满族高考加分,满族人不吃什么食物

按照国家的规定,少数民族的考生在考试的时候,都可以享受加分的待遇。但在不同的地方,规定也有一定差别。这个确定是加分的,但报考不同的院校,加分的多少是有差别的,而且规定只有部分地区少数民族的考生才有资格享受加分的待遇。

辽宁省详细的规定如下:喀左、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和新宾、清原、凤城、岫岩、宽甸、北镇、本溪、桓仁满族自治县的少数民族考生(经省公安厅审核确认),录取时总分增加5分,按考生志愿投档,由学校审查决定是否录取。

实行朝鲜语、蒙古语和汉语“双语”教学的民族中学毕业的朝鲜族、蒙古族考生(按省教育厅提供的名单),录取时总分增加10分,按考生志愿投档,由学校审查决定是否录取。这个政策理论上每年都可以变化,加分的多少也是有可能会变化。2021高考加分政策,这些考生可以加分:

第一类、归桥、归桥子女、华侨子女、台湾省籍考生,加5分。这点应该不难理解,就是从海外回来的归桥子女,以及台湾的考生高考都可以加5分。

第二类、民族聚居地区,不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答卷的本民族考生,加5分。就是在少数民族居住集中的地区,不用本民族的语言文字的考生,也可以加5分。像吉林省的延边朝族自治州就是典型的例子,还有很多,像伊通满族自治县也是一样。

第三类、在高考文化课考试当中,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答卷的少数民族考生,加10分。这点也比较好理解,就像满族的考生使用满语答卷,可以加10分。

第四类、自主就业的退役士兵,加10分。

第五类、在服役期间荣获二等功以上的退役军人,可以加20分。还有被战区及以上单位授予荣誉称号的退役军人,也可以加20分;这点也比较好理解,就是服役期间获得二等功以上的,以及被高级单位授予荣誉称号的退役军人,可以加20分。

第六类、烈士子女,加20分。

第七类、公安烈士子女,加20分。考生和家长还从2015年1月1日开始,省级优秀学生(就是省里评的优秀学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获奖;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中学生科技竞赛类获奖以及体育特长生等五大类加分都已经取消了,考生和家长需要注意了。

满族人不吃什么食物

满族人不能吃狗肉、雁(鹊)肉、鹰肉、马肉。

1、狗肉 对于何以忌食狗肉,至今尚无定论,较为熟知的传说是义犬救罕王。

2、雁(鹊)肉 满人崇鸟,三圣女沐浴,神鹊衔来朱果,三圣女食而有孕生布库里雍顺。鹊被称为满人祖先。因此满人不吃雁、鹊、鸽肉。

3、鹰肉 鹰被认为是恩杜里(满语“神”的意思)的使者,天地间的光与火都是海东青奉恩杜里的旨意取自太阳。

4、马肉 马是满族及先民征战与生产的伙伴,同时也是财富的象征。满族曾信仰萨满教。“萨满”是通古斯语,意为“疯狂的人”。汉译为巫师。满族的萨满教兼有自然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和偶像崇拜四重含意,故崇拜的神祗既多又杂。祭记的方式也不尽相同,有宫廷与民间之别,富者与贫者之别及地区之别、家族之别。

清王朝初期,皇宫里的萨满多由熟悉爱新觉罗氏族方言而又聪明伶俐的女人担任,称萨满太太,专管皇帝举行各种神典,口诵满语祭神,与民间为人治病的萨满不同。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在东北的宁古塔和爱辉等地,满族仍然保有萨满教。

民间萨满分两种,一种是跳神的萨满,为人治病、问卜、求神驱鬼,另一种是管理祭祀的家萨满,负责祭祀祖先神。过去满族的农民“信巫不信医”,有病先请萨满跳神,无效才请医生诊治。

萨满祈祷跳神时,头戴尖帽,缀五色纸条,下垂蔽面,外悬小镜,身穿长布裙,腰系铜铃,击鼓而舞,口中念念有词。而家萨满在各姓氏中都有一名。在祭祀祖先时跳神唱满语神歌,歌颂一年的丰收,或赞颂祖先的功德。

满族的正屋西墙上,皆置一尺八寸宽、一尺半长的“祖宗板”,满语叫“倭车库”。祭时放着神刀(哈马刀)和箭,表示是祖先使用过的东西。在神板旁吊着黄色布袋叫“妈妈口袋”,也叫“子孙娘娘”,其中放着三、四丈丝绳叫“子孙绳”、“长命绳”。祭祖之前,先将祖宗匣接到西炕,摆三张桌供黄米饽饽。

然后家中长者把匣打开,全家按辈分排序叩三个响头后,分别到南北炕或外屋跪下。这时萨满开始上装,穿上裙子,系上腰铃,戴上神帽,手持鼓,在祖先前祈祷,并开始跳神。跳时先转三圈,向后退三步,边念祝词,边走舞步,一般要跳三昼夜。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满族风俗

满族户口有优势吗

法律分析:国家对少数民族无论在升学,就业,各方面都是有照顾的,少数民族的人口少,优越性自然就高。

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第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国家保障各少数民族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和谐关系。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

国家根据各少数民族的特点和需要,帮助各少数民族地区加速经济和文化的发展。

各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实行区域自治,设立自治机关,行使自治权。各民族自治地方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

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