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个人觉得不难,因为我老公就是通过自考考上了自己喜欢的专业和学校。他从准备考大专到考试,没有怎么系统的学习过,买的书也就数学学了点,但是也就学了没多少章节,做了几次考题,我不知道他这算是靠运气考上的也不知道是他报考的学校招录的分数比较低。不过他自己确实很自信,下了考场就能给我说出来大概能考多少分,分数下来的时候比他自己估算的要高一点。我觉得想考上大专,需要有以下几点要注意:1:你想考上大专的一个决心。它决定了你在备考或者考试时候的一个心态。像我老公,他本身的学历是有点低的,他往上考的这个事情考虑了挺长时间的,有学历的话日后换工作的话局限性不会那么大了,可以去更好的企业面试。他就决定一次性考下来,如果有第二次考试的话会很浪费时间,他本身干程序员的,时间不是那么充足,所以一次性通过考试是必须的。2:朝着既定的目标奋斗。即使你工作再忙,在考试前都要抽出来一部分时间学习,如果时间实在太紧张,可以抽着学习比较重要的知识,从网上查阅一下之前的考题,参考一下。最主要的是学习的时候一定要用心,不能三心二意,要把学习的内容记在脑子里,得确保考试的时候如果遇到类似差不多的问题可以解答出来。3:身边如果有学习好的人遇到问题的时候可以请教一下,这比自己一个人摸索学的快;如果身边没有合适的人,对于自己不太理解的问题可以搜索百度,我老公就是这个办法,他遇到不会的问题或者难以理解的公式的时候就会百度搜索,有些回答讲解的非常透彻;网上也会有视频学习,也可以参考视频里老师讲的。就是按照自己喜欢的一个方式进行学习,把知识点吃透,最起码遇到同样或类似的问题可以解答出来。4:考试的时候要保持一个平常心态,即使遇到不会的问题或者不确定的答案,就把你觉得最有可能是正确的答案写出来。5:可以选择在那种教育机构报名,我们这边也就200多块钱,包含了教材费用,后续的报考问题(你只需要给他们说你想报考的学校和专业,他们是给你直接报考的),还会有一些视频学习;这个是看自己的选择,不过200多块钱是可以省去报考的时候很多麻烦事,自己省心了。希望你可以通过考试,选上你喜欢的学校和专业。加油,相信自己,朝着目标努力吧!

专本套读并非是高起本,也不是专本连读,更不是不是统招专升本,专本套读即本科与专科同时进行学习。专科可以是全日制在读,也可以是成人学历,而本科一定要通过自考。 专本套读没有国家进行政策限制,一直以来,自考本科院校对于报名条件上都没有学历限制,本科申请毕业时才会审核专科毕业证。所以如果提前考完所有本科课程,只要静静等待专科毕业即可。

报考流程

专科报名(提升形式-学校-专业)——本科报名(报名时间-专业-学校-考试科目-准考证领取)——专科入学——本科考试——专科期末考试——本科考试——专科毕业——本科申请毕业

专科选择

如果是专科在读,不论全日制还是非全日制,不论是在读还是已经毕业,直接在本科的自考报名节点注册报名便可。

如果目前还是初中/高中/中专等学历,专科要先选择自己适合的方式。这里要提醒大家的是,专科学历一定要在学信网可查的,比如民办学历、野鸡大学,在学信网是查不到的,即不承认的,所以不要本科好不容易考完了,专科却是“假”的,那要再等2年半时间,得不偿失。

上半年专本套读,推荐电大 自考

即国家开放大学,当前的报考形式还是比较简单,现在的电大就像17年以前的远程教育,但是再过两年,也可能就像现在的远程教育了:专本科比例限制、线下考试、课时要求等等。报名电大也要趁早,当前,也确实想不出专本套读更好的专科提升方式,综合来看,电大算是最推荐的。

下半年专本套读,推荐电大/成考 自考(希望明年下半年还有人能看到这篇文章) 下半年,成考也还是不错的,除了是本地的院校,入学以后也不会麻烦。唯一不确定的因素就是入学考试能否通过。虽然成考的上线率极高,但也有个别同学考试没过,没过的话,会很耽误时间。

而报名成考,对于基础不是很好、时间也不充足的同学来说,自考就可以缓一缓,不会特别着急,更有计划地进行学习和考试。

2020年如果报下半年的电大,需要尽早报名,因为秋季批次的电大通常都会提前,早录取,也能早点把时间花在本科的学习上。

2019年后入学的大学生,入学三年,疫情三年,「大学生活」在他们心中早已有不同的定义。

昔日的大学生活——社团、课堂、聚会、旅游和恋爱,变成了封校、网课、核酸,以及在食堂、图书馆和宿舍的三点一线,还有不断的延迟开学、提前放假,考试、面试机会被频频取消或延迟……

以及,实习、考研、考公、升学、留学或者就业,站在疫情下的十字路口,应届生们也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艰难抉择。

这届年轻人,如何应对他们二十多年来变化最大的时刻?「后浪研究所」联系了全国多所高校的大学生,请他们聊了聊。

有人在封控的上海校园,经历了确诊、隔离和康复;有人毕业论文的田野调查、博士的申请考核,都通过线上完成了;有人面临突然的转专业,学习和就业都要从头开始;有人选择旅居游学,寻找理想大学生活的替代方案;有人坚定留学,从伦敦到洛杉矶探索不一样的世界……

疫情给大学生们留下的是另一种校园记忆。

他们的行动与选择,也成就了一代人成长中的一次次尝试和突破。

在上海度过这个特别的春天,终于可以回家了

小羊同学|上海交通大学,

食品科学与工程,研一

春天的校园一角

3月中旬的时候,我不小心在校内确诊了无症状感染(可能因为校内便利店的缘故,我们寝室三个人都陆续感染了),被疾控带去上海金山区的公卫中心住院。那个时候人比较多,床位也很紧张,学校后来帮我们对接了医院,安排了有床位的地方。我们学校的学生都基本集中在这个区域住院,方便统一管理。

在医院接受治疗,符合出院要求后,学校就派车来接我们,再带去酒店隔离。这三周隔离期间,每周都会进行核酸检测,隔离结束,再去校外的南阳北苑宿舍隔离了7天,最后返校前进行一个核酸检测,没有问题之后才能返校。真正再回到学校时,已经是4月27日。

住院的费用是学生的医保全免的,酒店隔离和校外宿舍隔离的费用也都是学校负责的。我回校后,校园已经基本是比较正常的状态,大家可以凭出入证去食堂买饭。在我住院隔离期间,我知道学校有段时间是对楼栋封闭管理,学校的老师把饭直接送到楼下。

回校之后的校园生活逐渐恢复正常。我平时会和朋友吃完饭就在校园散散步,和朋友打打球,校内的水果店、瑞幸咖啡、麦当劳、奶茶店,慢慢都正常开放,也可以线下点单了。自习室开了,可以预约进出,快递也能正常收发了。学校里有个植物园,里面的花还蛮多的,前段时间好多女生会去植物园拍照,思源湖旁边也有人会去喂鸽子。再两个礼拜之前,大家还会钓小龙虾,虽然现在被保安禁止了。

学习上,基本还是在上网课。有些课程的考试,期末就直接改成了大论文的形式。我们平时课程以做实验为主,但现在疫情封校期间,进出实验室需要申请,也会限制人数,并且有老师或者博后在的实验室才能开放,比如一天最多就三个学生在实验室,也会主要优先高年级博士或者要毕业的硕士进实验室。

我们系的很多老师目前都不能进校,所以有一些同学没办法开展实验。比如我师兄最近在实验室都没有水,还要采购一些实验物资,就会比较麻烦。还有我身边的同学,担心一个暑假都不能做实验,会不会耽误自己毕设的进度。

我是去年保研来交大的。

我们21那届保研的夏令营都是线上的,好像当时就没有线下的。我觉得如果线下面试,可能会给老师留下更好的第一印象,还会有一些面对面的交流,也可以实地来这个学校感受一下校园环境。线上云参观的形式,好像就没有这种感受。还有考核形式的变化。本来线下考核就是笔试 面试,但我们那年就把笔试取消了,面试时间延长了一倍,一个人半个小时。

但夏令营线上考核也有好处,比如可以同时申报好几所学校,反正都是线上会议,可能不会有时间冲突。过去线下考试,都集中在7月上旬,就只能选择其中一所或者几所去。

疫情让我觉得,你可能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4月底,我结束确诊后的治疗隔离返校,已经在学校待了一个月左右。提前报备社区,开返乡证明,5月30日,我终于离开学校,校车会送我们去虹桥站,上车前还发了早饭。一路上还是很顺利的,到达家乡高铁站后,会排队并去往相应的隔离点。因为提前报备了过敏情况,社区还把我从被误拉去的原生态米果果小镇隔离点,接回到普通隔离酒店,一日三餐的饭菜丰富。经过独自隔离的六一和端午节,6月6号,我终于隔离结束,被家人接回了家。经过3个多月,终于恢复了自由,很开心。

我跟导师说等上海疫情基本稳定,校内实验室完全开放后,我再申请返校。暑假打算在家先好好放松一下,平时会看文献学习,相当于给自己放个假。

渴望同龄人的交流,我不再「摆烂」了,决定去旅居

卡卡|北京某高校,新闻学,大二

在成都的公园晒太阳

2020年入学的我,一开头就经历了两次延期——高考和大学入学。到好像每一年都在延迟开学。

这学期,北京高校是完全在家上网课的状态,我实在太无聊了,于是就到各地旅居去了。我想要做出点改变,跟同龄人的交往,我不想再受限太多,于是就选择以最少钱的方式开始旅居。

这学期之前,我的心态有个特别大的变化——之前一直「摆烂」,会在家看很多互联网信息,而老家新疆那边朋友都不在,我经常一个人在家待着,心情状态很不好。我想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就决定找点事做,参加一些志愿者活动,或者出去玩。

决定去旅居,可能因为实在是受不了憋在学校出不去的感觉。今年一月冬奥会的时候,我们又回去上「家里蹲大学」,没有任何同龄人和我交流,感觉已经快自闭了,我也录了播客倾诉一下当时的心情。

高考志愿填报北京的学校,就是因为向往这里的文化生活。我比较喜欢摇滚乐,北京的摇滚演出特别多,还有很多本土的学生乐队,像一个理想主义的地方。结果来了之后,因为疫情,也很少有看演出的机会。

我现在在成都,已经待了一个月了。在这里,我见到各种形形色色的人,认识一堆「狐朋狗友」,我发现这里真是青年亚文化的发源地,确实给我一种「游学」的感觉。我之前是玩摄影的,我的一个作品选入到了成都本地的一个展览里,于是就来成都参加一些摄影的活动,也会做点外拍的兼职,平时还会跟朋友去club听音乐。成都的铁人三项——露营、爬龙泉山和环天府绿道骑行,除了露营之外,我都做了。

当然学习也没落下。我们学校氛围特别闲,平时学习任务没有那么重。这学期我们有八门课,很多都是实践课。比如最近我在成都本地采访一些二手店或者买手店,包括多抓鱼那样的二手循环商店,回去可以写一篇新闻课程的作业。

在大学的四个学期里,几乎每个学期都要经历一次封校。我特别喜欢五条人乐队仁科说的,「城市就是我的客厅」,但我想做的很多事情因为没有期限的封校而遥遥无期,晚上10点的门禁甚至连场音乐演出都看不完。我舍友是戏剧社的,她一开学就加入了,到现在还没有演成一部剧,校园里很多社团可能因为疫情原因也都没有搞了。

以前,海淀学院路的高校之间,经常可以互相之间蹭课、交流。本来是一个「学院路共同体」,现在变成了「学院路网课共同体」。学长学姐跟我们说,当时他们可以骑自行车去清北蹭两节课或者逛逛校园,还可以认识一些朋友之类的,那个对我来说是一个很乌托邦的生活。

很多实践、学习的机会也改变了。本来我想考中传的导演或编导系双学位,但是现在疫情也不太招生了,或者只招网课。之前我也想过去商业摄影或者新闻摄影的实习,但现在实习出校审批很麻烦,每天还有回校的时间点,于是我就放弃了。还有留学,疫情的政策、国际形势,一系列的问题也让我思考还要不要决定留学。

端午之后,我打算去大理,住在706青年空间。706就是一个青年共居的社区,里面经常会有沙龙、电影、圆桌之类各种各样的活动,就像大学一样,我就想以此来替代一下我消失的大学生活。

暑假我还会去浙江安吉做一个营地教育的实习,攒点钱,也想在大自然里多待一阵。

因疫情被航司解约,转专业后从头开始

小崔同学|沈阳某航空航天类大学,

飞行技术专业转人力资源管理专业,大四

准备六级考试和课程复习

我是高考提前批进入的飞行技术专业。

正常情况下,我们会在本校学习两年航空航天相关的理论知识,后面两年根据对应航空公司的安排,公费进入国外或国内的航线进行实践学习,毕业会分到航空公司去做飞行员。

但没想到,大二的时候,航空公司招飞办的人就跟我们学校开会说,因为经营状况和疫情等原因,我们专业的的部分同学只能解约,不能按原计划去航空公司继续学习。2020年上半年,因为疫情一直没有开学,迟迟无法处理这件事,期间我们还在准备雅思和私商仪考试(飞行员执照考试)等。大三的时候,学校告知我们,被解约的同学可以自费去三所国内航校学习。但这三所航校并不是国内主流的那几所,且学费高昂,65万到80万不等。现在疫情下的航空业本身比较难,自费学完也并不能保证分配去航空公司就业。

我们专业这届的在校生有220人,解约了快100名同学。尽管很多同学难以接受,但也有三、四十人自费去继续读航校,剩下六十多人可以选择转专业读人力资源管理,我就是其中之一。

于是,大四的时候,我开始从头学习一个新的专业。之前的一些学分还是可以转过来,我们只需要再补几门专业课学分,达到毕业要求就可以毕业。现在临近毕业了,需要统计大家的就业档案信息,我发现在我们选择转专业的同学里,能找到工作的不到10个。应聘的时候,我们跟正规学了四年人力资源管理的同学相比,难免有差距。

一切计划都被打乱后,很多同学选择考研考公,我也在思考毕业后应该去做什么。

我想着找个实习,从零出发,多接触一些社会和工作经验。在招聘App上,我看到蔚来在沈阳有招聘,我就投了HR实习生。面试后,对方可能觉得我的专业能力和水平不达标,就没有通过。后来我跟HR沟通的时候,看到他们还在招门店实习生,就觉得还是去试试,面试两次之后,就进入了这个岗位。

蔚来的门店实习生岗位就像销售,大家都说现在销售行业不好,但我正好实习也没什么业绩压力,还是可以体验一下。门店分早晚班,早上9点半到晚上6点半,或者中午12点到晚上10点,每天工作就是在前台接待客人,讲解车型和他们的需求,如果有意向就留下资料,后续交给销售顾问去沟通,日常也会负责车的清洁卫生和展厅摆放之类的。

新能源车企跟传统门店还是不一样,来看的人很多,让我能接触到各行各业的人,感觉积累到了不少跟人打交道的经验。起码比我在学校的时候,更开朗或者更得体一点。

今年沈阳这边的疫情也一直出现,学校的管控很严格,不能回学校,我就在外面租房实习。特别是3月末的时候,这边的门店商场一律停业休息,我们也不例外,中途实习相当于暂停了一个月左右,因为没有给我们什么任务,所以也没有工资。

毕业季几乎没有——毕业典礼线上进行,毕业照是用每个人的大头照p成一张,论文也是线上答辩,毕业证邮寄,行李就拜托校内的同学帮忙收拾寄出来,大学就算念完了。

毕业论文的田野调查、博士复试,我都通过线上完成了

Z同学|北京大学,硕博连读

田野调查时拍摄

去年7月定好毕业论文的题目后,我打算上学期的全部时间都用来做论文的田野调查。但没有想到后面的过程如此复杂。

前期线上问卷筛选还挺顺利的。我从500份问卷里,筛选出三个田野的地点准备去实地考察。但这三个地点分散在郑州的郑东新区、金水区和中原区三个城区,每个地点之间相距10公里左右。没有疫情的话,我坐地铁,20分钟就能把这三个地方绕一遍。

今年1月郑州发生疫情后,整个郑州城区被封,我没办法实地采访,只能通过电话联系访谈对象。但我回到开封的家里后,被告知因为去过郑州金水区,只能居家隔离了15天。

研究进行到中途,因为需要回学校向导师汇报进度,一月我回到北京,又被原地隔离7 14天——7天在校外的中关新园隔离,14天在万柳的宿舍隔离。因为田野调查没办法进行,很多需要实地接触的访谈,只能通过微信或电话进行,许多语境信息会被过滤掉,因此我在隔离期间始终很焦虑。

隔离结束,我就立马回郑州继续做田野了。本来计划在我的三个田野地点各待上半个月时间,基本能搜集到足够的信息。但疫情限制出行后,我本来的规划被打乱,变成谁愿意搭理我,我就跟谁访谈。最后整理材料的时候,也发现很零碎,语境信息和文本信息没办法充分结合起来,导致我花费了应该比正常多上三到四倍的时间。

2月中旬,学校开学,要求学生必须回主校区见人注册,就是要人脸识别才能完成新学期注册。没办法,我再次回北京,又因为去过郑州,所以再次被隔离了7 14天。在校外的中关新园隔离期间,因为文献下载要用北大校园网,我只好拜托校内同学帮我下载,才能继续我的论文和复试。

当时我以为我已经没办法再继续做完田野调查了。因为出行限制,我还是通过网络完成了后半部分的调研。好在我接触的对象都比较健谈,也很乐意提供一些我需要的材料,这让我的毕业论文最后还是顺利完成了。由于北京疫情再起,学校的隔离园区已经住不下人,辅导员叫我们在外地的同学先别回学校,于是前几天我们的论文答辩也刚刚在线上结束了。

四月之前,我都一直笼罩在毕不了业的担忧中。因为当时我一边写毕业论文,处理杂七杂八的访谈材料;一边准备申请博士,准备复试。可能因为压力比较大,那段时间我身体也出现了一些状况,常常牙痛,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导致的。在每天嘴里含着药的情况下,我的论文也终于接近尾声。

博士的申请考核也全部改到了线上,我是在河南的家里完成的博士复试。复试要求学生必须在一个没有人的房间,用双机位全程联网视频,在特定的复试软件上完成答题。如果中途断网造成的答题中断或者面试断线,只能自己负责,不会顺延加时。我想,在这种情况下,很多硬件条件不宽裕的同学,很可能会失去这次升学机会。

省考延期,只能努力调整心态

冰棒酱|天津某高校,汉语言文学专业,

21年本科毕业,正在准备天津市公务员考试

清早图书馆门口的考研考公排队人群

我在准备天津市的公务员省考,因为疫情省考延期了,但我也决定不再摆烂,好好复习。

去年本科毕业前,我在考研。为了可以和男朋友不用异地,报考了一个北京的学校。后来考研成绩虽然过了国家线,可以参加调剂,但因为不想被调剂到比本科学校差的学校,所以没有选择继续读研,这段感情也随之结束了。用了一个月时间调整心情之后,我决定转战考公务员。由于当时考研的分数比较低,身边的同学要么考研上岸了,要么在准备秋招,我特别焦虑,于是有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像高三一样一心准备公务员考试。

虽然出成绩的时候我没想到第一次考能这么高,但因为第一次报岗,不太了解情况,没有用应届生身份,报了一个竞争力比较大的岗,最后差了一点,没有进面试环节。后来又陆陆续续考了三四个事业单位,也一边忙着毕业和论文答辩的事,没有认真复习考试,基本上相当于裸考,最后差了几分没能上岸。

去年下半年又报了一个事业单位的联考和一些其他考试,因为疫情拖到现在都还没考,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能考试。

按照正常情况下今年三月底的省考,我从二月份开始就每天有节奏和计划地复习了将近两个月。一开始延期的时候,我以为就延期最多两周,所以还在坚持规律复习。后来,今年春天的疫情越来越严重,考试恢复遥遥无期,我的复习也开始松懈了。

我家在天津,报考的单位也都是天津的。但有的考公的人还会面临跨省考的出行问题;有的在职考的人本来请假考试,人到了,考试却突然延期,甚至还会被原地隔离。每次省考推迟了,我们考公的群里都会发消息,推测什么时候复考,也会一起摆烂。我就到社交媒体上发一些考公复习的帖子,督促自己学习,也当是尝试一下自媒体。

在家里复习这么久,调整心态的办法就是不要逃避。赶着秋招的时候,我先签了一个四大行的保底offer,心里没有那么慌了。但7月要入职,希望那之前可以顺利考试。虽然考试延期,好在有父母的支持与鼓励,我没有选择放弃,振作起来迎接可能马上就要到来的省考。

拍毕业作品,疫情管控、演员也难找,超支了两三万

王二|北京电影学院,制片与市场专业,

大四,目前在某影视公司实习

毕业短片作品拍摄现场

二三月份封校之后,为了拍毕业作品,我就从学校搬出来住了。

我拍摄的主要场景本来设计在北京通州的一个地下室里。为了省钱,我打算直接住在这个地下室,于是跟中介订第二天来交钱。没想到只隔了几个小时,这个房子就被定出去了——二房东出租给了某外卖公司的站长。

我突然懵了,没有地方住,拍片的场景也找不到了。我就开始住在青旅,每天在网上找新的地下室。房子很难找,过了几天我终于找到一个不那么合适的备用拍摄地,准备租下来先把片子拍了。

后来想想觉得不甘心,大学四年就拍这么一个东西还是别委屈了,因为拍摄空间真的很重要。然后我就打电话给那个外卖的站长,请他能不能把地下室让给我。他没答应,我就亲自上门拜访,到了看见那里已经住满了骑手。

我很不好意思地跟他说,能不能我付给他们住宿的费用,他们把这间地下室腾给我拍三天时间,完事再搬回来。站长答应了,但是给我开价三千,这个30平米的地下室当时我准备租的时候才两千一个月。没办法,我还是把房子租下来了三天,拍了毕业作品,也拍了一个伪纪录片去记录这件事。

各地疫情管控,演员也很难找,导致拍片成本就更高了,我的片子超支了大概两三万。有的拍摄场地可能封控中用不了,有的镜头还需要等着补拍,比如我有一个镜头在燕郊潮白河,赶上三月粉燕郊封城,有巡逻队来不让;我有的演员也隔离在上海,要等ta回来之后,凑够了钱再开机。

我去年也加入了考研大军,那一年搞电影的也都往国内卷,导致我们当时的考艺术的国家线上升了16分,我报考的学校专业也大幅缩招,以前一年招25个人,今年就招了4个人。

回看大学生活,已经和学长学姐们讲的电影学院那种宽松的实践氛围不太一样。疫情之后,学校管控比较严格,有出行限制,每次进出都要报批,出去实习、跟组、接活之类的就很麻烦。老师跟我们上课的时候会讲他们当年在北电上课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就是有很自由的创作氛围,下完课喝酒,边喝边聊剧本,感觉是很快乐的。

疫情这两三年,电影行业快要死了。拍完我的毕业作品,吃杀青饭的时候,大家也说,电影梦就到这了,该搬砖的搬砖,该回归现实的回归现实,这条路基本就到这了。

但我想我第一份工作还是希望能和电影相关,就是想尝试一下,不行再转行。我现在在一家影视公司做剧本策划的实习,每天往返通勤两个小时,住在两千一个月的单间里,实习工资也很低,远远负担不了日常开销。但还是想先熬一熬,虽然赚的少点,但也能学习,就当上课了。

疫情下的硕士两年,我从英国留学到美国

Heya|LSE USC双硕士项目,

拿到多个大厂秋招offer

伦敦和洛杉矶的宿舍窗外

我现在是LSE USC的Global Media and Communication双硕士项目在读,正在经历从伦敦到洛杉矶的留学生活。回望疫情这两三年,也是我这二十多年来人生变化最大的时间。

2020年本科毕业时,我的室友已经有国内高校的保研资格,我也已经拿到了7个海外学校的offer。当五六月我要做选择的时候,我的本科学校也抛出橄榄枝,问我要不要保研回校。我的父母当时是有过动摇的,特别是家里老一辈的外公外婆会觉得出去留学不安全,「浙大已经是很不错的学校了,为什么还要选择这条很冒险的路呢?」

我当时觉得,我已经付出这么多努力了,如果这样轻易放弃可能会不甘心。我出国的初心是希望是体验生活,当时我还跟同学说过一句话是「我来世界一趟,我要看看太阳」,人生的体验丰富性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而且当时也没有长期出国过,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和成长的机会。几番纠结下,我还是选择出国了。

在我拿到的7个offer里面,一开始我最想选择的是美国的一个Stem项目,这样更有可能留在美国工作。但当时美国出了一个中国留学生不能入境的政策,我当时就知道,如果我选择这个项目,可能一年都要上网课。当时美国疫情情况也特别糟糕,英国相对好一些,所以最后我选择了现在这个第一年在英国、第二年在美国的硕士项目。

9月来到伦敦后,没想到疫情情况也完全跟预期不同。2020年10月开始,伦敦就开始lockdown(封城),很多剧院、餐厅都关闭了,但其实大家都能正常出行,也可以去公园等户外场所散心。当时对我来说最大的压力反而来自于国内的家人朋友对我的担心,我需要一边照顾好自己的生活,一边也要安抚家人朋友的情绪,这一点让我觉得有点吃力。

后来从11月到次年3、4月,课程都转成了线上,只有一些小课或者讨论课会去线下。这让我的整个校园体验很少,LSE本身是一所位于城市中心的学校,没有校园的概念,只有几栋楼。我去学校的时间比较少,没有怎么探索校园的建筑、设施,同学都分布在世界各地上网课,跟同学的交流机会也很少,很多同学都是我们到洛杉矶之后才见面的。

由于当时还不太清楚自己的职业方向,边上课我也在边准备国内的暑期实习。去年3、4月实习春招的时候,因为我没有任何大厂的实习经历,所以不断地远程面试,腾讯、阿里都面了三四轮。学业和找实习让我压力很大,每天非常焦虑——阳台望出去是阴沉沉的英国老式楼房,我每天待在小小的宿舍里学习,当时也感到自己的学术能力、语言表达上和别人的差距,所以整个心理状态很差,经常睡不着觉。

接受阿里的实习offer后,我就开始处理回国的事情。疫情期间回国机票特别难买,一番波折后,五月初我回国隔离了14天,又回家隔离了7天,期间还写完了两篇课程论文。隔离一结束,我马上就去阿里实习了,这样才能保证有两到三个月的实习时间。阿里的实习经历帮助我了解了大厂的运作和优劣势,让我更深入地思考了求职的方向,也让我在去年秋招时命中率很高。

来美国之后,一直是线下上课,今年三四月之后不用每周做核酸检测,也可以不戴口罩在教室上课了。遗憾的是,虽然毕业典礼可以如期正常举行,但国内疫情加重,父母没办法来参加。2020年我在浙大本科毕业的时候,父母也没能参加毕业典礼。美国毕业典礼这天,我给他们发了直播链接,我姐姐一直熬夜到凌晨三四点看我的直播,帮我截图、录视频,我父母后来也发了朋友圈帮我庆祝。

虽然有一些遗憾,疫情期间的整个留学都还挺不容易的,好在最后还是蛮圆满的结尾。

(注:封面图源自IC PHOTO)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后浪研究所”(ID:youth36kr),作者:朱雯卿Judy,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