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思想观念里,所谓的穷人是:人穷或富志也穷,所谓的富人是:人穷或富志不穷,很明显,他们的差别除了字面的不相同外,还有内涵不同,志气不同,或许与“志不同不相为谋”有很大的雷同吧。什么是穷人?很多人认为,生活贫穷,收入低下,家庭不幸的人就是穷人,这是一般的解释,我可不这么认为,我的理解是二般的,穷人可以是家境贫寒者或富贵人家,但绝对是精神缺乏者,不思进取,没有追求,一崛不起,终身颓废,没有事业,没有理想,脑袋空洞,安于现状,只会空想不会行动,永远被世人看不起的人,只不过就是如行尸走肉罢了。 举个例子,一个贫穷小子从小不努力学习,因为家庭不和的关系,整天抱怨父母,不上学好吃懒做,长大后出到社会,知道没知识找不到一份工资高待遇好的工作,在外在辛苦选择回家啃老,年纪轻轻,即使没知识,也应该到社会拼一把,那么快就认命只能使贫穷更贫穷。父母打骂逼他他出去赚钱,无奈之下,他又重回到社会,做最低等的工人,看到别人工资高就眼红,生活也一团糟,心情不好就和同事吵架,甚至出手打人被公司开除,次数多了,就上了公安记载,他不服也不想工作,跟着一帮小混混,做了违法的事,进了监狱,一生牢笼。 什么是富人,富人当然和穷人相反了,不管是贫穷或富贵,心中仍有抱负,爱家爱事业,待人友善,行为端正,吃得苦中苦,方为品上人,不会怨天尤人,只会越挫越勇,他的事迹被世人称赞,他的为人被世人所爱戴,他的精神值得穷人学习。举个例子,一个富家公子,家里各方面条件都很优越,有钱有势有地位,但他还是觉得他很贫穷,除了拥有父母的东西外,他什么都没有,虽然他没吃过苦,但他不怕,一切归从零,从头开始。他早上起来晨跑,吃过早餐后上学,课后复习功课,积极参加社会实践课程,一有时间就读人生励志读本,交友从不看家庭贫富,只要是思想端正,生活乐观,为人善良,勤奋好学,他都交,借助朋友圈正能量气氛的影响,他的成绩突飞猛进。他借助家庭这个环境平台,他的事业蓬勃发展,蒸蒸日上,他待她的老婆宽容厚道,以诚心对人,人必定以诚心待他。 通过以上所述,富人与穷人,最大差别就在于,一个给人正能量,一个给人负能量,一个是悲观主义者,一个是乐观主义者,一个是追求成功路,一个是安于失败活,简单地回答,富人与穷人就是一对反义词,富人代表正义,穷人代表邪恶,人活着就要向着富人的方向发展才,不辜负到此世间走一回。

我认为合租民宿房东的核心诉求就是,用少部分的合住时间平摊大部分房租。身在二线末城市,每个月房租、水电、物业硬支出全年大概24k,合租民宿收入大约为14k,也就是说,在地铁口、商圈附近、交通生活皆便利的地方,能够一年只花10k有个好住处。如果努力一些,完全覆盖掉房租也不成问题。

以前在北京住过这样的房源,所以很早就有这样做的想法。我本身喜欢旅行和结交神人,听别人说故事,所以还挺乐意分享自己的空间。

自己真正着手做的起因也是因为房租比较贵,对住所的质量又比较有要求,两年经营下来整体成果还是比较满意的。由于去年起换了工作,所以这套房子也就没做了。这是2020年的经营数据,没有前一年好,不过也还不错。2020年的部分账单

我生活的城市属于二线城市里排名倒数,所以民宿定价不高,周末不在这儿住,就有两天整租的机会,几乎每个周末都有客人入住(毕竟100出头的商圈地铁口整租房源也不多)。

第二年的经营很挑客人,第一年由于经济紧张,很多难讲话的客人都是我不计较了…主要提升入住率。第二年碰到说话不礼貌的,无法理解我做民宿理念还骂骂咧咧的客人都不接待了。神交几位朋友,也曾有过几晚和客人通宵聊天的经历,很宝贵。

如何开合租民宿

前期筹备需要准备的东西不多,如果房子不是自己的在民宿平台注册的时候需要准备租房合同和本人身份证,上架前添加一些方便自己经营的硬件,如大门密码锁、卫生用品耗材、把脏的墙和坏掉的灯修修补补,客用四件套、以及一些饰品等。

客人选择民宿最重要的还是交通地段和卫生。打算做的朋友要以这两点为前提找房子。

地段,首选地段是地铁口和交通枢纽,也就是市中心的位置。附近有商圈或美食街就更加分;大学城附近。来访的客人需求不同,周末小聚、旅游、考试、出差。交通便利是大部分客人首要考虑的因素。

第二点是卫生,让客人明确地认识到床上用品一客一换,卫生间整体干净整齐即可。有时和客人聊天,会告诉客人,马桶坐垫和拖鞋都会消毒,因为马桶我自己也要用嘛,不干净的话我的皮肤会过敏。而且消毒酒精和棉片就放在餐桌上,非常显眼。另外洗衣机不开放给客人使用,需要洗四件套,为了安全和卫生一视同仁,于是不开放了,解释给客人听也都能理解,侧面也增加了客人对卫生的安全感。

两年经营下来我觉得时间成本付出不多,物料支出也很少,大多都是可以重复使用的东西,比如四件套,浴巾,拖鞋,茶杯之类的。消耗品只有垃圾袋,纸巾,牙刷。都是很便宜的东西。有客人来入住逼迫我保持打扫频率,因此家里两年来一直很干净,还会定期请钟点工。客厅一隅

我很看重每个客人的评价

民宿和酒店不一样,酒店提供标准的入住,大家都很清楚自己会得到哪些服务。而民宿是非标准的,每家大体相同,却又有些不一样,评价就显得特别重要。想客人所想,是我在经营之初的贯彻理念。为此在房间装饰、服务提供上做了一些和大多数民宿不同的。客人给的评价

因为我的民宿是非独立房源,在和客人沟通时需要提前说清楚,很多人看不到非独立房源的标签,在确认对方知道并接受以后,再进行接下来的沟通。其实也就是告诉对方,在TA入住的这段时间里,什么时间段我会在,需要共处,给对方心理准备。在客人入住前会发送“入住指南”,导航地点、如何进门、注意事项等会整合成一条长信息。以上是多数民宿都会提供的基本服务。

房间门口放上了入住须知,把好话歹话都说清楚,以免起争执。入住须知 放在客房门口

这其实是个谱架,给客人看的只有两页,一页入住须知,再翻一页是当地景点和饭店推荐。很多人都会翻很多页,然后发现其他是曲谱,找到了自己喜欢的歌,会让我弹弹。

这套房子不大,睡觉只能提供最基本的。想要评价好只能说勤能补拙,在其他软性条件上加分:

比如卫生间里会额外提供洗脸巾和卸妆棉。洗漱用品只提供基本的,如果客人没带,也可以用我的。

有时我会询问对方到达时间,如果刚好是晚饭的点,我会邀请对方和我一起晚餐,免费提供一份具有当地特色的主食。有时候我会烤些小零食或买了水果,也会分给客人。晚上如果都在家,就会聊聊天,或者弹弹吉他,一起唱歌,甚至会录个视频。客房其实很简陋努力做点装饰大约50%占比的客人是来旅游的,我订阅了全年的《孤独星球》杂志,还有其他旅行的书,在客厅的书架上供翻阅。希望客人花更多时间在公共区域

制作了一本留言簿,还放了各种笔在茶几上,大部分人都会留言。有写给我的,有写给同伴的,还有读书笔记和绘画。最绝的是有一对情侣在我家分手,女方把最后的话写在了这本留言本上,但是男方没看到。餐桌上会保障鲜花,每周都不一样,鲜花给人带来的观感是假花和干花比不了的。花材是家附近花店买的,自己搭着,每次差不多买15-25元之间。

厨房也提供给客人,但是会收取额外的费用,提供柴米油盐调料餐具厨具。其实基本看下来,你应该能感受到这间小小民宿的温度和关爱。给予陌生人善意大部分能换来善意,我下班回家,客人已退房,有时能收到客人放在冰箱里的冰激凌,或留下来的零食,在留言本上告诉我:姐姐给你留了吃的,收好呀,祝你快乐!

在2017年这一年,连续的楼市调控措施,像旋风一样席卷了整个北京,继而向北京周边以及全国各大城市扩散。

北京高烧的房地产市场终于“退烧”了。如果回看2017年北京住房成交价格曲线的话,这条曲线像极了一座陡峭的山峰,3月份是山顶——没人知道何处是山脚。

在这个值得纪念的北京房价转折的一年里,我们寻找了5个在2017后半年与买房发生交集的人,讲述了他们的故事和复杂的心情。

我把480万的房子卖了381万

在2017年选择卖掉通州的房子,是一件颇为心痛和无奈的事。

“317新政”之后,房价应声开始下跌,跌的首当其冲就是通州。这使得我2017年一整年的感受就像在坐过山车。

2017年前3个月,通州的房价一天一个价,最高的时候竟然逼近6万元每平米。这个价格,是我6年前在通州买房时不敢想象的事。

通州的房子给了我在北京的第一个落脚点,就像给当时是候鸟的我,在海面上找到了一个可供休息的海岛。我的父母也很喜欢这套房子。不过随着工作的变化,加上孩子读书等问题,2017年我就在想,是该把房子卖了,换市区附近的房子了。

但我考虑得还是晚了。2017年年初,这套房子值480万,等到我决定卖的时候,是2017年6月份,房价已经在往下走了。我想想说,能卖460万也行,就以这个价格委托给了中介。

哪知道在那个时候,460万的价格,中介根本不给你挂出来,挂出来1个月了,我房子也没人看。

这还不算,中介还不断发成交房子给我看。我是眼看着房价一点一点往下跌的,但心理预期还停留在新政之前。

到了8月份,有人看了我的房子,拿了400万全款,希望买下这套房子。当时中介跟我说,只要我跟这个客户见面,就能谈到400万,不然他去买另外一套房子了。

你说说,房子480万的时候我没卖,现在卖400万,一下子少了80万,我是接受不了的。

于是我很干脆地回绝了中介:400万不能卖。

第二天,中介发来消息,那人买了另外一套跟我这差不多的房子,400万。

我终于意识到,通州的房价确实是真真切切地在下降了。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当房子都普遍上涨时,反倒不愿意卖;在房价降的起初,自己还会不太相信;当大量的房子开始下降的时候,自己就有些恐慌了。

到了9月份,我确实是有点慌了。自己的心理预期也从460万,到了430万,再到410万,最后会怀念那个出400万全款的人,会问自己“当初没卖给那个人是对还是错?”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月,我小区附近有一套格局一样、朝向不太好的房子,卖了375万,我终于认清了一个现实,没卖给那个出400万的人,是我判断错了。通州房价一降再降,图为通州某楼盘。

当我打心底里这么想的时候,也正是通州房价持续下降了7个月之后。我经常会去看一些网站,比如水木的论坛,当房地产版块弥漫着一股“房价降了真愉快”的氛围时,作为卖房者,我感觉到的都是郁闷。

就像你7个月前跟我说我的房子会下降100万,我是不信的,除非我亲眼看到这种现实。到后来,我的愿望变得很简单——赶紧卖出去就行。

一切都变得容易起来。一个卖了市区的小房子、准备换通州的大房子的人,看上了我这套房子,愿意出价380万买。

第一次面谈,我坚决拒绝了这个数字,但当天晚上失眠了。第二天一早,对方又问我卖不卖,我矜持了一会儿,最终决定卖了。

对方也很有诚意,多出了1万。

这就是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我把480万的房子卖了381万的故事。

学区房买不起,二胎还得生

一切的改变都是从有孩子开始的。

有了孩子,原本丰台区住得好好的80平米两居,马上就跟不上新需求了。

最主要的是孩子上学问题。整个丰台区的教育资源,相比东西海朝4个区差了很多。我在家长论坛里逛的时候,有人问:“丰台区最好的小学和西城区最差的小学选哪一个”,结果回复里的人全部都说:“选西城。”

这让我很郁闷,没办法,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好不容易从家乡奋斗到了北京,当然希望孩子能受到最好的教育。哪怕我是一个比较自私的人,但有了孩子之后,也情不自禁地总是会去考虑孩子。

只能开始看学区房。317新政之后,二套房的首付比例达到了60%,而西城区一个学区房随随便便都700万了,这400多万的首付,对于我们这样毕业才5年的夫妻来说,怎么可能出得起?

在2017年之前,我原本心想,可以把丰台的房子卖了,用来付新房的首付。

但是新政出来之后,房子很难卖,只能降价卖,这样以来,首付依然凑不够。

我和老公看房都是在网上进行,看了近百套房子,限制我们的最主要就是价格。价格都接受不了,还何必去实地看呢?

我也在单位里打听买学区房的事情。我最佩服我的一个上司,她把房子卖了之后,到海淀去租了个房子,把剩下所有的钱都用在给孩子上辅导班,每年花几十万补习费,彻底走上了拼娃之路。去年,孩子被人大附中选上了,她从此解脱了,虽然房子没了,但换来了一个好的孩子的未来。她跟我们说,“买房是投资,给孩子上辅导班同样是投资,就看选择哪一边了”。

我很佩服她,但又不敢像她那样做。那样孩子必须在各类奥数竞赛中拿到一等奖,童年也很少能有玩耍的时间。这也是一条不归路,一旦失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说白了,我不敢赌,但我们又买不起,怎么办?

最后我准备把孩子送到顺义的贵族小学去。孩子从小学开始就得住校,家长一周去一次。我以后就专心赚钱,让孩子出国。

这已经是我能想出来的最好的办法。现在家里又在催我生二胎。317新政之前,说的是“只要生二胎,就买学区房”。当时我还哭了,觉得是逼着我生孩子。但是新政出来之后,学区房是买不起了,二胎还是得生。

第一个孩子的上学问题还没解决呢,这第二个要怎么办?

没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最苦90后,赶上房价最高的时候买房子

房价上涨,最苦的就是我们这些刚毕业的90后,赶上房价涨到最高的时候买房子。

我是2015年毕业的,由于单位办工作居住证要满两年工作经验,所以等到2017年8月,才办好了工作居住证,有了买房的资格。

北京的房价已经开始下跌,但也是相当高了。这两年,我一直在西南五环外租房子住。比较明显的感受是,一间40平米的房子,最开始月租2500块,到2016年变成3500块,现在已经4000块了。

“不想再给别人交房租了。”这是我想买房的最主要原因。既然房租每个月都涨,房子又不是我的,住着心里也不舒服。我跟家里说了买房的想法后,他们打算拿出100万首付,但是剩下的月供就需要我来还。

从2017年6月开始,我就到处看房子。先去看了通州的房子,通州未来要成为北京的行政副中心,在2016年涨得尤其猛,我担心里面炒作的水分太多,去看了几套就不考虑了。

房子不是太贵了,就是太老了。我不喜欢住太老的房子,还要爬楼梯那种。这么看下来,100万的首付我只能买得起小户型,总价不超过300万的那种。越看房越沮丧,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感受到“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到我干脆锁定了目标:地铁站附近,新小区,50平米以下。

中介按照我的要求去找房子,很快也找到了,6万一平米,还在五环外,面积是45平米。其实,对我一个刚毕业两年的90后来说,这房子已经很不错了,尽管地铁站要到2019年才会建成,但我相信这房子也一定会涨的。

就我在五环外买了一个小房子。新政对我这样的刚需来说,影响并不大,该买的还是得买,毕竟要住人,只是房价再也无法回到以前。

不得不说,从租的地方搬进了新家,还是很有归属感的。我买了一个5000块的沙发, 又买了一张8000块的大床,不为别的,就为了睡着舒服。现在出差在外,常常怀念我在北京五环外的那个小家,这是以前租房子住时从未有过的情感。

买房之后,我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以前跟朋友出去玩,还玩玩卡丁车,旅旅游什么的,现在做什么事之前,都想着说,我每月要还8000多元房贷。出去跟朋友吃饭,买单不能像以前那样抢着付了。为了把房贷钱挣回来,我常常一个月出差好几次,有一次甚至一个月只回家睡了一天。

现在我还是单身。以后要找女朋友,也要找那种会过日子不乱花钱的类型,毕竟我也明白,我不会在这个小房子里住一辈子。

我在北京大七环买了房,媳妇终于高兴了

我和媳妇三观相同,很少吵架,但自从去年开始,吵架次数明显变多了,主要还是因为房子。

要说我们在北京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北四环一个40平米的小房子,装修花了10万多,两个人住在里面,也觉得很温馨。

我比较随和,总觉得日子怎样都能过。回想父母那一辈,住在不到20平米的筒子楼里,家家户户都在楼道里支个煤炉子炒菜,我小时候上个厕所还要去楼下的公共厕所。我常想,在那样的童年里,我不也照样长大了吗?童年时候除了个子小被班上同学欺负之外,也没留下什么阴影。

为何现在对房子要求就这么高呢?

我的孩子还没出生,但跟媳妇已经吵了七八回了。我们没有北京户口,以后孩子只能回老家去高考。我们想出来很多种解决办法,比如在北京上初中,再回老家上高中;再不就是去双语学校上中学,以后出国;又或者去其他能落户的一线城市找一份工作,以后孩子就在当地念书。

我记得去年8月份,又吵了一次,媳妇已经怀孕5个月了,她说等孩子生下来,要到附近再租个房子,让过来带孩子的我妈住。我一听,我都有房子了,还得再租个房子,多奇怪啊!就提出了反对意见。谈着谈了,我没忍住,还吼了媳妇,把她弄哭了。

我感觉我做的很不对,只能到沙发上睡了一晚上,后来还冷战了几天。

其实,媳妇的担忧我也能懂,说来说去,就是一个问题,房子小了外加没有户口。这一年里,北京房价下跌了,但我还是换不起更大一点的房子。因为我有贷款记录,就算把现有房子买了,还算二套房,首付要六成以上,利率也得上浮很多。

就在新年刚过没几天,事情发生了微妙的转机。我出差去河北时,遇到几个宣传当地房子的中介。

河北卖房的中介递给我的宣传单上,写着15万首付,总价60万。广告上连楼盘叫什么都没写,只标注了楼盘位于“北京大七环”之中。北京“大七环”汇入京津冀一体化。 图/来源网络

我一查,“北京大七环”,原来就是河北省。中介像搞传销一样把我拉到一辆大巴车上,车上坐满30人,就出发了。

大巴车头,一名经理模样的人拿着喇叭讲了一通楼盘的优点之后,喊道:“这是均价只有6500元的楼盘!物以稀为贵,依山傍河的成熟大盘。到了以后,那就不是贵不贵的问题了,而是买不买得到的问题了,当您错过了那么多机会的时候,难道还要错过咱们今天的‘高铁生态幸福城’吗?”

人群里顿时一阵骚动。我发现,人们对于房子的热情,依然没有消失,只是被压抑住了。但在中介的鼓吹下,热情又开始点燃。

当场就有人交了2000块订金,在车上就订下了房子。

我也心动了,既然没法在北京换大房子,那就只能在河北买个大房子。车子朝着离北京200公里之外的目的地开去,窗外的景色从高楼林立变成冬季的高山。身旁的中介一直像个媒婆一样不厌其烦地劝我,“不要再错过它了”。

3个小时之后,到了目的地,当我亲眼看到房子,并且觉得自己极有可能拥有其中一套的时候,终于彻底动摇了。

签约的过程很短暂。4个小时里,当天的几十套房子被销售一空。我给媳妇打了个电话,一直生我气的媳妇也很高兴,因为我们“从此多了一条后路”。

我卖掉了北京唯一的房子,去廊坊安家

2013年,对当年北漂没多久的我来说,能考虑入手的只有商住两用房,价格相对低,也没有5年社保的门槛。

很快,我在北京像素买了套商住两用的房子,简单装修之后,就住进去了,也是一个小家。后来几年,北京像素的房价一直在慢慢上涨,同时也一直很好卖,因为有太多像我这样的北漂有住房需求了。

但去年3月新政之后,商住房跌进了冰窟窿,新规不仅要求购买者名下在北京无房,还得本地户籍或者社保、纳税连续满五年。

很明显的现象是,小区周围原本有8家中介,调控之后仅剩一家,还租出去一半店铺。

我们辛辛苦苦攒钱买的房子,好不容易涨上去了,说砍就砍,说实话心里不是滋味。2013年130万买的房子,本来2016年底能卖250万,结果到了2017年下半年,只卖了160万。

就这160万,卖起来都很费劲。我开始想标高一点,标了180万,结果根本没人看,后来一点一点地降价格,还是无人问津。

直到北京那场大火之后,我才明显感觉到看房的人多了起来。看我房子的也都是外地人,他们原本都是租房子住,但是大火之后,他们的房租立马涨了不少,就想到买商住的房。

买我房子的大哥原本在东边租房子住,租金涨了1000块。为了买我这商住两用的房子,他还特地去办了个空壳公司,每年还得交8000元的税,这才把我的房子买了,最后160万成交。

我原本想的是,卖了这套房子之后,去北京远郊区县买一套房子,让妻子能落户。但商住限购,像一道闪电一样从天而降。如果再换房子,我将承担每个月接近2万的月供。

它让我清醒,也让我反思,我未来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生活。

我已经31岁了,对一个男人来说,接下来的这5年,可能是挣钱能力最强的5年,这5年能冲到的位置,基本上就是这一生会抵达的位置了。

我目前虽然每个月有2万多的收入,但我也很清楚,这并不是我的能力导致的,更多的是我处在风口行业,做着运气好的事情,但我又并非是不可替代的。如果经济发生波动,我又失业的话,2万的月供,岂不是会逼得我走投无路?

我有过自己所工作的公司,一夜之间就垮掉的经历,所以这次我更加有危机感。我和妻子都是廊坊人,双方父母都住在那里,随着他们年龄增长,我们也很担心他们,想多陪陪他们。

我记得2017年下半年,有一次我在北京,下午打电话给我妈,打了好几次她都不接。我一着急,又给我爸打电话,结果我爸也联系不上我妈。我们俩一想,妈是不是出事了,就开着车往家里赶。从北京一路疾驰到廊坊,到家门口,我开门的时候,整个手都是抖的。

结果我妈是去外面浇花去了,没带手机,虚惊一场。但这件事也给我了最深的体会,就是在今后的日子里,究竟是背负着200万的贷款,强行在北京买房,还是回到廊坊,买个大一些的便宜房子,不用负债,和父母一起生活?

这样一想,结果就很明显了。去年的317新政,也从另一方面促成了我脑海中的这个想法:与其留在北京,不如回到廊坊去。廊坊某楼盘,环境宜居。

就在2017年底,我终于卖掉了北京唯一的房子,从此安心地做一个廊坊人。